今日日期:
日期查询:
沈阳网  沈阳晚报   
A14 2017年09月01日 星期五
  

族谱里的大辽遗风


  □ 盖云飞

  一条由青石铺成的巷路连接着村落里的各家各户,一块带着故事的古匾额在老宅里述说着族人的荣光,一本泛黄的族谱记录着生命的延续,一个世代相守的古村落成为了历史的遗珍……日前,在云南省施甸县姚官镇大乌邑村考察,沈阳市辽文化研究会一行人始终被震撼着,兴奋着,这里古老的遗址、遗迹和纸张墨色陈旧的族谱等不得不让我们遥想北方,遥想契丹民族的历史风云。只有那穿村而过的小河依旧波澜不惊,这里的繁衍生息就像它的川流不息,已是岁月的常态,那些族谱里记载的往事它都谙熟于心,它更像是一位忙碌的信使,永不停歇地将这里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寄向远方……

  清代老宅里藏着族谱

  我们的车停在一所小学院里,走出院门才发现是大乌邑村小学。而初见大乌邑之名,便觉暗藏玄机,似有深意。据村中阿莽蒋氏祖祠《序言》记:邑名慈乌,故名乌邑。“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取名“乌”寓反哺之意。另据村中蒋氏后裔释义,耶律阿莽蒋氏,从元明清皆被诰封世袭土职,故大者,意即管辖之地广大;乌者,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曾在辽国设置乌古部节度使,云南契丹后裔们巧取“乌”字为村名,让识者知其渊源,故名“大乌邑”。

  而在大乌邑村一栋保存最完好的老宅的大堂正中,一块“笔荣边史”的匾额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据这间老宅的主人蒋天辅介绍,这是族内先辈蒋世芳的居所。民国时期,镇康县长纳汝珍聘请大乌邑契丹后裔蒋世芳首修《镇康县志》,先生夙兴夜寐,经年乃成。1936年,县长提笔书赠“笔荣边史”大匾一块,以表功绩。记者看到在蒋天辅的老宅内还悬挂着蒋世芳年轻时期的照片,照片摄于1915年,当时的蒋世芳为32岁。据施甸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王开洪介绍,蒋世芳(1877-1939年),字洪辛,号梦征,别号登龙居士,契丹后裔施甸县姚关镇大乌邑人。在光绪十八年(1892年)入永昌府学,考中秀才,时年15岁,后返乡办学,继任教员,并受聘前往镇康县执教11年,执教有方,名誉缅北。其诗文遗作有《理学录》《竹径草堂文集》《登龙居士诗抄》和族谱《世世昌》等。其因纂修《镇康县志》而荣膺“笔荣边史”题匾一块。1926年,蒋世芳在家中设文范家塾,除当地学生外尚有缅甸慕泰金猛官等慕名前来受教。在当时的六十余间民间私塾里面,“文范家塾”最为有名。

  蒋世芳的故居始建于清代中晚期,坐北朝南,传统的四合五天井布局,土木结构,穿斗式瓦屋面二层楼房,正房、东西厢、厅房各1栋,面阔三间(现中间只余房屋地基和台阶,建筑主体已全部损坏),耳房4栋,面阔二间,为蒋家祖宅,现属蒋天辅、蒋天祉等蒋世芳后人居住。主体建筑室内外用条石铺地;建筑物上安装了古式格子门、古式方窗等装饰。建筑强调中轴线两侧均衡对称,正房分布在中轴线上,厢房、耳房分布在两侧。整体建筑布局严谨,功能齐全,主次明确。如今的老宅依旧是蒋家人安身立命之地。当得知大乌邑村蒋氏一脉也有族谱,记者便请蒋天辅拿出来让我们看一看,他欣然应允。在内堂的一个柜子内,他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装着很多小本子,这本族谱的编修者正是蒋世芳。

  修《世世昌》族谱意在不忘契丹先祖

  大乌邑村蒋氏族谱约32开大小,书写在宣纸上。家谱以“世世昌”为名,开篇“世世昌书凡例”中记载:“一阿王以上,吾家尚未内附,是以世系支流,无可实考,犹如封爵未闻,莫纪丹书之劵,金……照八世祖之遗嘱,以阿王为一世始祖,以上概不纪焉”。由此可见,蒋世芳在编修族谱之时还是很严谨的,作为契丹后裔,他这一支脉的先祖名为阿王,而阿王便是契丹后裔先祖阿苏鲁,这一点也是有史可查的。《明史·云南土司传二》载: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四月,置施甸长官司,以土酋阿干为副长官,赐冠带……二十三年,置凤溪长官司,以永昌府通判阿凤为长官。”明史中记载的阿干即阿苏鲁,他是阿凤之弟,也被称为是施甸契丹后裔的先祖。而蒋世芳在族谱中也有记载:“一世祖阿王(指阿苏鲁,一名阿干,系阿凤之弟),明洪武十五年率领寨众,内附投诚。蒙金齿司(当为卫)指挥王(王贞),奉文佥立本寨火头。”由此可见,在《世世昌》家谱中所载“阿王”最初为“钦除金齿永昌卫百户”。

  为何要编撰家谱?蒋世芳在《世世昌》族谱中说得很明白。“余家世居金齿,代有作人而家谱一书,迄今未见或以为先辈未修或以为修而遗失,究未可知也。余以家贫作客户口于镇康文曲山,舌耕之余,历观世事每有变迁而沧海桑田之叹,良有以也,是用怀我春露,感我秋霜,念我水源,思我木本,常恐已往者渐没于无可稽,未来者又苦于无可据,于是归而谋诸兄弟,广寻博访,得八世祖之遗嘱及诸碑之事迹,足征者反馆处修半载乃成,名曰世世昌。但是谱之作,原以承先启后,事贵从实,知无不举,非敢从事铺张,以无作有,他若事属荒藐考不实者,不敢强赘,是为序。大清光绪三十三年岁次丁未八月十五日于竹径草堂。”由此可见,进入民国期间,云南的契丹后裔在与其他民族的融合中,已经失去了许多本民族的东西,而为了能够让后人知道自己的先祖是契丹人,蒋世芳才遵循八世祖的遗嘱,查看现存的碑刻及各类有关契丹后裔的文献记载,有了充足的资料之后,返回自己的竹径草堂,用了半年时间编修完成了这本《世世昌》族谱。

  蒋天辅表示,在蒋世芳先生之后,族人一直遵循祖训编修族谱,让族人们都知道自己是契丹后裔。

  契丹后裔依旧能征善战

  契丹族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有着深远影响的民族,而契丹人建立的大辽国也在中国北方盛极一时。契丹的本意是镔铁的意思,能征善战也一直是契丹人的显著特征。而从《世世昌》家谱中看,契丹施甸后裔依然保留着能征善战的特性,“吾家在明时历代从戎有功,世袭金齿永昌卫百户,凡七世共在任二百六十六年,改姓者三,曰阿,曰莽,曰蒋,其间事迹均照遗嘱附载,不敢妄事纷更”。

  记载中能征善战始于一世祖阿王。据《世世昌》家谱记载:“明洪武十七年甲子,百夷叛、攻金齿,指挥李(名观)奉调王率领寨众,救援金齿,奋勇当先斩级十颗”“三月内,指挥李又调往征猛缅,斩级五颗”。家谱中提及的战事和金齿指挥使李观,在《明史》中也确有记载。明朝初年,永昌附近各少数民族不满金齿卫王真统治,引麓川思可法夷兵数万攻永昌,王真被俘,永昌城被毁大半。王真被俘后,李观主政永昌府及金齿卫。而《明史》中记载:“洪武十七年(1384年)四月,金齿土官段惠遣把事及其子弟来贡,赐绮帛钞有差。置施甸长官司,以土酋阿干为副长官,赐冠带。”《世世昌》族谱中记载:洪武“二十年、丁卯,自备马匹,开叙功绩,千户百户喜起送赴京都朝贡,鸿胪寺引奏,钦除金齿永昌卫百户,又蒙钦赐宝纱缎帽兵部文凭回家到任。”由此可见,这样的封赏应该正是源于阿王在两次平叛中为大明朝立下了战功的结果。

  据蒋氏家谱记载,契丹后裔改姓始于二世祖莽汤。而阿苏鲁之子汤虽是世袭父职但也是能征善战。“正统三年,麓川思仁作乱,蒙镇守云南总兵官沐、委千户白昂,调往征进,攻破乌木阿寨,斩级三颗。”“四年乙未攻破猛波罗、湾甸二寨,斩级二十颗。钦差总督军务兵部尚书兼大理寺卿王查核功绩,赏给银、花缎帽,改为莽姓。”“三世祖莽朝宗……弘治十五年,奉……调往征贵州洗福、获米鲁,斩级二颗,验实,赏给银两花缎布纱。”“米鲁事件”在《明史》中也确有记载。弘治十三年(1500年),贵州普安州土判官隆畅之妻米鲁(少数民族)因私情起兵作乱,朝廷诏令当地镇守中官杨友、总兵曹恺、巡抚钱钺出兵讨伐,被米鲁打败。杨友等请求增援,朝廷派南京户部尚书王轼领兵驰援贵州。而莽朝宗被征调的正是因为这次战事。

  明万历十年(1582年),地方土司和缅军封建势力内外勾结进犯边界。永昌参将邓子龙率军抗缅平叛,邓子龙在施甸开辟清平洞,取名恤忠祠,以祭奠那些阵亡的将士们。施甸契丹后裔莽廷瑞积极参展做出很大的贡献,这个莽廷瑞便是大乌邑村蒋氏族谱中所提及的四世祖莽廷瑞。除了帮助朝廷平叛,莽廷瑞还因在姚官“筑姚城有功”而被朝廷封赏。而在此期间,莽廷瑞等“耻从夷姓,乐慕中华而改为蒋姓”。

  “六世祖蒋承业”在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随姚关守备陈韬将兵救耿马而阵亡,被追封为武略将军。在大乌邑古堡山寨里至今仍矗立着一座蒋氏宗祠,人们又称它“耶律祠”、“武略祠”,祠堂内供奉着“六世祖蒋承业”的塑像,门侧有联:“掌管袭分司本支原土舍彼时改姓者三曰阿曰莽曰蒋;将军封武略累世笃忠贞乃祖传家不一立德立功立言”。楹联记述了施甸长官司及官封九册土主的关系,同时也记载了滇西契丹后裔改名换姓的历程,教育子孙要忠于朝廷、维护大统、忠厚持家。

  诗书继世是契丹祖训

  契丹民族作为曾经的北方霸主,在建立大辽国之后便对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中原文化进行吸纳和传播,不仅使契丹民族获得了飞跃发展,也为中原文化注入了新鲜血液,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华民族的多民族统一与融合。令人遗憾的是,这个民族在经历了200多年的传国之后便如人间蒸发一般成为了世界的不解之谜。《世世昌》家谱的留存对我们了解和研究契丹文化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信息,它不但详细地记录了契丹后裔在滇西的繁衍脉络,更让我们看到了从明朝的从戎而生到清朝的诗礼传家,契丹后裔在时代的变迁中始终坚守着自己的祖训。“吾家诗书继世、忠孝传家,由来尚矣,世世子孙当体此条为人,方不愧为历代祖宗之后裔焉。”

  根据《世世昌》族谱的记载,从八世祖以后,施甸契丹后裔已经开始弃戎从文、耕读传家了。在清朝顺治、康熙、乾隆、道光、咸丰年间大乌邑村蒋氏一族族人蒋一和、蒋炎、蒋琼、蒋琏、蒋玮、蒋绍绪、蒋绍业、蒋绍祖、蒋凝峰、蒋玺等均为庠生(庠生也就是秀才之意,庠序即学校,明清时期叫州县学为“邑庠”,所以秀才也叫“邑庠生”,或叫“茂才”)。蒋世芳的叔高祖蒋垠为郡文庠彦,而“庠彦”在古代指的是文人学子当中有才学、德行、名望的杰出者。蒋世芳的叔祖蒋文炽也为增广生员,蒋文炽在光绪十年(1884年)在大乌邑村开办私塾,教书育人,创作花灯唱词《三十六辈古人》,流传至今。蒋世芳的曾祖蒋方墀为国子监太学生,祖父蒋文炳为永昌府儒生。到了蒋世芳这一代,除了他外,他的哥哥蒋世禄为永昌府儒生,他的弟弟蒋世儒已经是师范毕业生了。

  蒋世芳在《族谱》的最后有训诫词两阕,一阕词为西江月,一阕词为浪淘沙。《西江月》词为:“明代官皆世袭,国朝得自家修,算来不止几春秋,多少文成武就。忠孝吾门大本,诗书我辈良谋。功名富贵此间求,能使纵横宇宙。”《浪淘沙》词为:“何物是生涯,耕读为嘉,任他雪月与风花。守我祖宗真谟训,勤俭成家。忠孝切莫差,美玉无瑕,根深叶茂自英华。多少世间人富贵,几个堪夸。”在族谱中蒋世芳还告诫子孙,“水之有源,木之有本,为子孙者要当珍重之,熟读之,不可视为等闲书也。”

  著名考古学家、沈阳市辽文化研究会顾问冯永谦先生说,族谱是谱牒之学,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之一,也是历史文献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年以契丹族为主体建立起来的辽国,由于书禁甚严,致使没有多少文字留传于后世,造成不可弥补的遗憾。而元代修成的《辽史》,也由于诸多原因,记述简略,遗漏甚多,错讹舛误,时出其中。今见云南施甸契丹族后裔族谱,非常难得!其谱来自民间,采集谨慎,行文严密,世代相传,真实可靠!谱书既叙家族之本源,亦记族支之演变,既含当时国家历史发展状况,亦述社会生活发生事件。是谱记载翔实,虽为本族所专有,然其文既可补历史之阙略,又能析族系之源流。因此,其族谱于古于今,都弥足珍贵!是则国史家乘,均不可缺。

  一本族谱虽是几页薄纸,但却极为珍贵,让我们能够在寻找大辽文化基因的路上多了一些线索,从族谱中我们不难发现,契丹后裔的繁衍其实就是滇西多民族融合的一个缩影。而有关契丹民族和大辽文化的追寻还有待我们进一步的研究,相信9月中旬在沈阳法库召开的第五届辽文化年会,会为我们了解辽文化带来全新的历史补充。

 
 
 数字报点击排行 更多...  
第A14版:辽海文档
 

沈阳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 沈阳网技术中心制作
本站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北三经街67号(11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