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日期:
日期查询:
沈阳网  沈阳日报  
下一篇  
版面导航 2013年12月17日 星期
    

沈阳话是咋回事,你“直”道不?

      

  “你个小瘪犊子上哪吧哒去了,瞅瞅这造的浑身上下埋埋汰汰地,一脸大鼻听,波棱盖也卡秃噜皮了,趿拉板还丢一只,你是不掉马葫芦里了啊,说话啊,别吭哧瘪肚地,真膈应人!”这套嗑能看明白不?要是你能整明白,那恭喜你,你是沈阳银!

  一座城市,除了文物古迹,城市风貌,民俗民情外,这座城里的人张嘴说的话,更是一个最有城市特色的玩意。记得有一次在天津的劝业场,一位老太太看上了一件羽绒服,转身问只有十八九岁的服务员:“姐姐,您介袄多少钱?”我当时乐得差点抽了,老太太赶上服务员奶奶大了,她居然跟小姑娘叫“姐姐”!可是后来就明白了,人家把姑娘都叫“姐姐”,就像俺们有些地方,跟姑娘叫“丫蛋儿”一样。

  说起来方言,有特色的比方说有天津话、唐山话、河南话等等,但都是以地域为基础的,至于以一座城市为标志的,倒是不多,记得当初《金陵十三钗》上映后,关于南京话的讨论颇多。这不禁让人又旧话重提,咱们沈阳话,可不可以算是一种独特的方言呢?当然可以,必须滴!咱这特色鲜明,历史久远,影响广泛,凭啥不是一种独特的方言呢?当然了,因为地处关外,很多关内的人都把东三省的方言统称“东北话”,不过,这也掩盖不了沈阳话的独特存在,不信,咱就唠扯唠扯!

  年头多:咱这套嗑咋地也千八百年了

  沈阳城有多少年的历史?现在已经有定论,有两千三百多年了,当年秦开建立候城的时候,他们说的是啥样的话?那时候没有录音机,谁也不知道。但追根溯源,那时候讲的是幽燕话,秦开是燕国大将,说的当然是和北京一样的幽燕话了。不过,两千多年了,朝代更迭,沈阳这座城也起起落落,沈阳话自然也不能完全停留在两千多年前了。

  后来历朝历代的发展,沈阳话自然也经历多次变化,不过,有专家考证,沈阳话至少也有千年历史。沈阳塔湾的舍利塔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在那里出土的石函上,那时的人已把“制砖”说成“打砖”,而现今的沈阳人依然在口语中经常提到“打砖”这个词。这么一推,现在的沈阳话,至少有一千年前的影子了。你说年头够不够多呢?

  来头广:多次融合形成了沈阳话

  那么,咱沈阳话最后形成于何时呢?好像还没有定论。从沈阳的历史上看,沈阳话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至少经过了多次的融合,最后才形成了现在这套嗑。

  秦开建城的那段历史太老了,咱也提不起来,往远了推,可以确定的是,在金辽元三代,沈阳人讲话还是和北京都差不多的,只是受到了女真话、契丹话和蒙古话的影响。到了元明之际,出现了河北、山东人第一次大批闯关东,这自然要影响到沈阳话,这可以算是第一次的融合。

  很多人认为沈阳话是在清朝确定的,我倒觉得这不大靠谱。为啥呢?努尔哈赤迁都沈阳的时候,讲的都是女真话,也就是后来的满语。那时的沈阳经过元明两代几百年的发展,当地汉人的语言,已经基本成型了,努尔哈赤、皇太极是后学的汉话,他们学的应该就是当时的沈阳话,这么看,咱们现在说的沈阳话,穿越到明朝的沈阳,估计也差不哪去。

  不过,毕竟女真人成了这座城市的统治者,他们跟着汉人说汉语,自然也把满语的一些词汇提供给了沈阳话。我估计,当时很多八旗的达官贵人,在说话的时候一定和现在的某些海归说话英汉混杂一样,说话里满语汉语不停地转换。这种融合的后果,就是满语的“埋汰”、“秃噜”、“屙淋”、“倒腾”、“哈喇”、“划拉”、“格楞”、“骨碌”、“磨叽”等词语,成为沈阳话的标志性词语。其实,现在说的很多话,也都来源于满语,比如“挺好”的“挺”字的这个“很”的意思,就来源于满语,“咋呼”、“嘞嘞”也是满语,而“白来一趟”的“白”的意思也来源于满语。

  而且,毕竟沈阳后来成为了清朝的陪都,沈阳话和北京话在清初有了充分的融合,当时几十万旗人进北京,他们说的,可都是当时的沈阳话,有一个例子,曹雪芹的爷爷曹寅患了疟疾,无法医治,上折子求皇帝赐药,据说康熙也得过疟疾,吃的是金鸡纳霜治好了的,康熙的批示这样说的:“(金鸡纳霜)连吃二服,可以出根。”“出根”该是“除根”,康熙大帝为啥写错字了呢?要是您想想康熙说的是沈阳话,就可以理解了,咱沈阳把“出”字儿念阳平的,所以如果念起来,“出根”和“除根”是一样滴,您看看,当时,沈阳话可是准皇家语言。

  后来,沈阳话从宫中传出,慢慢和旧北京话融合,形成了今天的京腔。同时,因为沈阳地位的提升,在清朝,也涌入了大量外来人口,自然对沈阳话又有了新的融合。清末民初,许许多多从关内‘闯关东’过来的外地人,又把他们那里的方言土语带过来了,如“后晌”、“营生”等。

  味道艮:沈阳话不分平翘舌

  咱沈阳话到底有啥特点?那可老鼻子了,不过,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平翘舌不分,没有日母字,念成零声母,只有“资雌思”没有“知蚩诗”。沈阳歌手胡海泉当主持人的时候,不常说“四个志(字)”吗,闹得搭档陈羽凡一个劲做俯卧撑。其实,沈阳话这个特点,也是拜满语所赐。

  很多沈阳人到外地工作读书,常常要被当地人讽刺一下,说俺们“太阳叶(热),赛(晒)银(人)右(肉),赛得银右好难嗽(受)”之类。这也都是因为舌头整不明白闹的。

  另外,沈阳话还有一个特点,也来自于满语的影响,啥呢?就是谓语后置,这都影响到了语法上了,比如,“你看不看”,沈阳人会说“你看不”,沈阳话最具代表性的句子之一——“你直(知)道不”,也大概是这么个情况。

  另外呢,普通话一般是双音节,很少有3个音节和4个音节,而沈阳话中,多音节很多,使得感情色彩更加丰富。本来“闷吃”,说一个人特别沉闷,这不就行了么,可是沈阳人不的,还要在这两个音节当中再加上“搭”和“呼”,变成“闷搭呼吃”,一下子就生动起来了。其他的,比如“肥粗老胖”、“稀里光汤”、“胡诌八扯”等等。“撒谎撂屁”、“豁牙露齿”等也和这差不多。多加个字儿的情况还包括加上中缀词和后缀词,这样,“袅儿悄儿”就变成了“袅儿不悄儿”,“冷丁”变成“冷不丁”,“光溜儿”变成“光不出溜儿”,“埋汰”变成“埋拉巴汰”了,其他的有“嘴巴郎唧”、“滑拉巴叽”、“油着葛耐”等等。同样,在沈阳话里,叠词也比普通话用得灵活,比如“垫巴垫巴”、“磨磨叽叽”等等,那沈阳味儿,成了浓了。

  还有一个特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有很多人把沈阳读作沈(shěi)阳,特别是有一句经典的话“沈阳市沈河区”,您读读,一般都说成沈(shěi)阳市沈(shěn)河区,你问我为啥,我还想问问你呢。

  贼拉逗:沈阳人满嘴都是疙瘩嗑

  本来咱沈阳话在全国没啥影响力,可是随着东北话小品的走红,沈阳话也被人注意,同时被注意的,也就是沈阳话里面的幽默感。的确,沈阳人说话就是逗。

  沈阳人性格豪放,语言率直,说起话来自然也有这个特点。比如,“老”、“贼”这样的词儿,并不是啥好词儿,可是到了沈阳人嘴巴里,就给活学活用了,变成了“特别”的意思,“贼好”,要是不懂沈阳话,还以为招来小偷了呢,哪知道这可是“特别好”的意思。

  其他的,比如嘎嘎冷,装秀米,欠儿登,等等。不仅形象,还风趣得紧。

  发展快:沈阳话那也是与时俱进滴

  有时候我想,你说沈阳话最经典的都是哪几句呢?这还真不好评说,不过有一个字儿沈阳人说得老频繁了,那就是——咱。这也是沈阳话的一个特色之一,就是这个“咱”字代表“我”,而不是“我们”,而且很多沈阳人说这个“咱”字,说的是三声(攒)。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沈阳话也有不少新发展。土生土长的老沈阳人,老沈阳话味道比较浓,有一股“苣荬菜味”。比如把“做什么”说成“干哈(啥)呀”,把“上哪去”说成“上哪疙瘩”等等。不过,80后的沈阳人说的沈阳话,就与其有所不同了,更接近普通话,不过也创造了不少新词儿,比如“耍呢”、“忽悠”、“扔大个儿”、“潮乎地”、“贼拉好”、“掉价”、“铁子”“郁闷”、“能行不”等口头禅。

  还有一个词儿,就是“哥马儿”,这要不是沈阳年轻人,恐怕整不明白是啥意思,这可是个第一人称代词,常用于吹牛。不信,您看俩沈阳小伙要是坐那吹上了,这“哥马儿”那可是满天飞……

       
 
 数字报点击排行 更多...  
第38版:文溯阁
 

沈阳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 沈阳网技术中心制作
本站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北三经街67号(110014)